正在加载数据...

极速大发快3
当前位置:极速大发快3> 要闻>> 产业经济>正文内容
  • 再探ofo残局:街头难觅小黄车身影 员工流失较多
  • 2019年07月11日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导读:曾经,它在共享单车中风光无两;如今,它与我们生活的许多城市渐行渐远。资金链紧张、退押金争议、投放萎缩、市场下滑……谁曾想到,共享单车的一副“好局”,却在小黄车身上变成“残局”。近日,每经记者分赴深圳、武汉、杭州等城市再探ofo。

曾经,它在共享单车中风光无两;如今,它与我们生活的许多城市渐行渐远。资金链紧张、退押金争议、投放萎缩、市场下滑……谁曾想到,共享单车的一副“好局”,却在小黄车身上变成“残局”。近日,每经记者分赴深圳、武汉、杭州等城市再探ofo。

ofo武汉困局:被禁止新增或更新还需自行清理坏车

当地员工全部离职,无法正常运维,废弃小黄车堆积如山……这是ofo在武汉的现状。

眼下,针对这一问题武汉市相关部门决定出手。7月9日,武汉市交通运输局等部门通报武汉市共享单车总量调减方案。针对ofo小黄车,方案提出,禁止ofo在武汉新增或更新共享单车;对于废弃车和坏车,ofo清理不到位的,由各区城管部门依法依规处理。

共享单车总量调减方案公布

7月9日,武汉市交通运输局、城管委、公安交管局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武汉市共享单车总量调减方案。

根据调减方案,目前在武汉市经营共享单车企业共有3家,包括摩拜、哈啰、ofo小黄车。3家企业中ofo小黄车已濒临倒闭,在武汉市无管理人员。

调减方案显示,根据第三方测评结果,2019年武汉市共享单车市场容量最大值为60.01万辆。“目前在市场投放的单车还有70多万多辆(不含小黄车)。市场保有量远大于需求量,所以有必要加大单车调减力度。”武汉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陈佑湘介绍。

武汉市交通运输局方面的资料显示,考虑到ofo小黄车虽然大幅自然退市,但在市场上仍有约2万辆存量,因此决定对摩拜、哈啰两家企业单车调减至58万辆。而按照目前76.51万辆(不包含小黄车)总量计算,此次共需调减单车18.51万辆。

虽然调减方案未涉及ofo小黄车的调减,但针对ofo小黄车长期无人管理现象,调减方案提出:禁止ofo小黄车公司在武汉市新增或更新共享单车,对废弃、损坏影响市容市貌的ofo小黄车,由企业自行清理,清理不到位的,由各区城管部门依法依规处理。

此次对于ofo小黄车的处理并不意外。今年4月,武汉市交通运输局等部门曾联合发布《武汉市共享单车经营企业第二轮考核评估报告》。考核评估结果显示,摩拜单车、哈啰单车综合得分分别为88.34分、83.73分,排名第一、第二位,ofo小黄车以23.21分的综合得分垫底。

“考评结果为我们总量调减提供了依据和基础。”7月9日会议上,武汉市交通运输局公交办相关负责人介绍。

小黄车退出武汉进入倒计时

对于武汉市来说,此次已经是第二轮调减共享单车。据介绍,早在2018年6月,武汉市相关部门曾对共享单车进行了首轮调减,将全市共享单车总量从103万辆减少到88万辆。

此后,随着ofo小黄车经营不善自然减退,武汉市共享单车由88万辆缩减至76.51万辆(不包含小黄车数据)。而根据最新调减方案,调减后,武汉市共享单车总量规模为58万辆,其中摩拜单车324662辆、哈啰单车255338辆。

此次调减方案中对于企业的自减和共享单车处理安排了时间表:要求企业于8月底前按计划进行自减,并将调减后的共享单车运离武汉;9月,武汉市交通运输局等部门将成立联合验收小组,对企业自减情况进行查验,开展联合执法行动。对逾期未落实调减任务或拒不执行的企业,将依法依规严肃处置。

被禁新增或更新小黄车,且需自行清理坏车,ofo小黄车退出武汉市场已经进入倒计时;而摩拜和哈啰两家共享单车也被武汉市相关部门要求限时自减。

如此看来,共享单车洗牌到了什么阶段,未来发展趋势如何?7月10日,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共享单车发展至今,从野蛮生长到逐渐规范化。“共享单车通过资本的助推加快了对市场的探索,但同时也导致了其商业模式的不成熟,尽管共享单车平台不断尝试新的盈利方式,但依旧未解决单车规模盈利的难题”。

结合近期共享单车集体宣布涨价,陈礼腾表示,通过涨价来提高收益成为共享单车无奈为之的手段。有需求就有市场,如今存活下来的平台说明了其存在的价值,也说明消费者有这方面的需求。但平台仍需要不断探索挖掘消费者的深层价值,才能获得更好发展。

ofo深圳困局:员工流失较多“日常运维情况不太好”

2014年开始,国内共享单车企业开始跑马圈地,共享单车一时间风光无限,甚至“围猎”国外市场。从ofo小黄车、摩拜单车,到永安行、青桔单车等数十家共享单车公司,在这个市场上演了“资本大战”。

但如今,曾经风靡一时的小黄车,正面临着几十亿元押金悬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去年以来,ofo负面消息缠身:押金难退、巨债无力偿还、多名管理人员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在ofo的城市版图中,深圳也是其布局重点。相比于去年年底办公地点尚有较多员工,7月2日,当《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再次前往深圳ofo办公地,通过大门可以看见,公司有很多空置的工位。

7月5日至7日,记者走访了解到,深圳部分地区的小黄车或存在大量减量情况,很多小黄车被捆绑或者堆到一起,针对这一现象,ofo方面没有正式回复。深圳市交通运输局下设事业单位的共享单车监管部门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ofo小黄车的日常运维依然在考核中。

深圳办公地点员工流失较多

去年年底,记者曾实探ofo的深圳办公地,彼时公司几乎全部满员。7月2日上午,记者再次前往该地,发现很多工位空置,鲜有员工走动。

ofo深圳方面负责人张先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办公室人员确实少了,主要是研发类的流失率会相对较大,如软件类的,深圳这边承接了很多新项目研发,公司觉得如果这个项目搞了一段时间没有太大进展,就可以做一些调整,但是像我们的运维维修和仓储一直都是在招人的。”据张先生透露,运营主管在城市各个区域,主要是负责区域内巡查、拍照以及反馈,“深圳最近新增了一个仓库,主要用来做维修功能”。

去年年底,ofo相关负责人就告诉记者,正在配合深圳市相关部门做单车减量工作。从街道上的投放情况来看,今年以来,小黄车的数量确实能够感觉到有明显变动。张先生表示,目前小黄车在全市的投放数量在25万辆以内。“去年有30多万辆车,今年以来就报废了近10万辆车,深圳ofo搞了三次大型清理坏车行动,收了很多路面上的坏车。”

一位在深圳福田区执勤的交警告诉记者:“可能是他们(共享单车公司)每条街布置一个人走一圈,如果不能用的就堆到一起然后拉走。”

张先生告诉记者,深圳ofo现在没有新车投放,所有的新车投放必须要备案,通过深圳有关部门同意,再上联席会议,实际投放过程中会涉及到各个区的投放份额,必须征求深圳各个区的相关部门同意。此外,张先生表示,共享单车的置换同样暂停了,企业会根据自己的情况进行调整,还是要配合政府的政策,以减量为主,整个通道是通畅的,企业可以进行申请。

深圳市交通运输局下设事业单位的共享单车监管部门相关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共享单车目前是暂停投放的,去年小黄车和摩拜单车将数量减少了一些,“目前总体来看,通过前面几次考核,小黄车的日常运维情况不太好,我们也在着重加强日常运维的工作。”上述监管部门相关人士认为,小黄车和摩拜单车都存在包括路面乱停乱放以及车辆完好率不高等问题。

千万量级的退款“大军”

在共享单车的洗牌期,“押金”或许是压倒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根据环球网近日报道,ofo日均退款人数在3500人左右,高峰期单日退款4454人。相对而言,工作日退款人数较多,周末则退款人数较少。

实际上,退款难问题持续了很长时间。记者去年年底缴纳了199元押金,后来ofo退款难问题发酵,虽然记者早在几个月前就申请退款,但这份押金目前仍未顺利退还,ofo退款界面显示,在记者前面有超过1440万人以上的用户在等待退款。

那么深圳普通市民对小黄车的态度是怎样的?深圳白领刘先生向记者表示:“去年小黄车数量多一些,到处都是,那时我发现各个地铁口都有,我基本都骑小黄车,今年我骑的小黄车很多都是坏的,包括座位、锁、刹车等部件,坏的很多。”刘先生称,自己暂时还没有退出押金的打算。

而在90后胡小姐看来,现在自己基本上不怎么骑单车,一方面是天气太热,另一方面是不太容易找到。“除了地铁站附近比较多,其他地方会比较难找。”胡小姐表示,摩拜单车和小黄车都会有一些问题,摩拜单车是故障车较多,小黄车是坏的比较多。

近几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深圳的部分街道和地铁口了解到,相比于去年小黄车较多的情况,今年以来数量确实明显减少,相比于摩拜单车,小黄车的破损率相对较高。记者实探多个地铁口发现,在有些地方,数量较多的废弃小黄车堆放一起,而在一些街道上停放的小黄车车身已落满灰尘,显然已经很久没被使用。

ofo深圳负责人张先生表示,收集坏车的行动一直在进行,“可以确定的是每天大概有上千辆单车进入仓库,只要是能找到的,我们都可以收回来”。

对于车辆的回收问题,上述共享单车监管部门相关人士表示,“他们(ofo)可能主动回收一些废弃车辆,我们也在督促,主要是路面堆积比较多的废旧车辆,很多时候接到市民投诉,放到路上明明没有人用,又堆在一起,很影响城市公共交通安全,我们会督促他们尽快清理掉。”

至于ofo是否存在被大量投诉情况,监管部门相关人士称:“我们接到的大部分市民投诉的是路面堆积车辆比较多,或者是车辆投放不合理,大多是影响交通出行的情况,一般是说在某个地铁站口(存在上述情况),我们就会通知ofo和摩拜去处理。”该人士坦言,目前他们还没有接到小黄车退出深圳的通知,目前仍把小黄车纳入他们的考核当中。

值得关注的是,7月5日至7日,记者留意到,在深圳红荔路、华发北路、深南中路等部分街道,大批小黄车被进行了“停车”处理,记者观察发现,在这些街道上,如果是两辆小黄车摆在一起,就有钢线将两辆车捆绑起来,有些车上标注了“P”字样,如果单车数量较多,就车头和车尾错开堆在一起,似乎是要被运回仓库。

至于上述情况究竟是大规模减量还是有其他原因,《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向ofo相关人士进行了询问,但其并没有给予正面回复。

ofo杭州困局:街头难觅小黄车身影 多次遭受行政处罚

如今,共享单车的江湖已没有ofo的一席之地,但江湖里还流传着ofo的传说。

融资难、裁员、押金难退——半年前,ofo正深陷困顿之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实地前往ofo杭州运营主体的办公地点,发现办公室已人去楼空,大门紧锁。办公室所在物业方称,ofo方面还拖欠水电费、物管费等。

时隔半年多,ofo在杭州又是何种境况?其背后的运营主体现状又如何?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再度进行了实地探访。

难觅小黄车踪影

7月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浙江工业大学屏峰小区门口看到,校门口对面的马路上停放了一排共享单车,但其中多数为摩拜和哈罗单车,并没有ofo小黄车的身影。一位正在扫码借车的女生表示,平常用摩拜和哈罗比较多,之前也有用过ofo,但是在2018年七八月份,她就把ofo的押金退了,之后ofo就出现了押金难退的问题。

而在杭州市古翠路地铁口附近的通普路,也有大量的共享单车停靠在路边。但长长的一列单车队伍中,难觅ofo的身影。杭州市民小微表示,今年以来,似乎很少看到ofo了,他也庆幸自己当初没有在ofo缴纳押金,以前骑ofo基本是通过支付宝免押金的方式。

2018年11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前往ofo杭州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以下简称东峡大通杭州分公司)所在的办公地点西湖国际科技大厦,发现当时门口和办公室内还贴有ofo的标识。不过,该办公地已经人去楼空,大门紧锁。

而且当时门口还贴了两张通知,其中一张通知显示:“因ofo小黄车杭州业务发展需要,我司已搬迁至新的办公地址——瑞博国际。给大家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在玻璃门的另一侧,还贴有一张通知,其主要内容显示,东峡大通杭州分公司在租用西湖国际科技大厦期间,拖欠房屋租金,未按房屋租赁合同约定支付费用。通知要求东峡大通于2018年8月1日前往物业客服中心办理相关手续。该通知盖章的落款显示的是中节能(杭州)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节能物业)客户服务中心,落款日期为2018年7月30日。

中节能物业客户服务中心工作人员表示,ofo拖欠水电费、物管费、违约金等总共有两、三万元。2018年11月,记者曾前往瑞博国际探访ofo新办公室,但没有收获。询问瑞博国际物业,物业工作人员彼时也表示没有看到这家公司挂牌。

7月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再次来到西湖国际科技大厦,前往曾经的ofo小黄车办公室,发现办公室内已有公司办公,但已经不再是ofo。

随即,记者前往中节能物业客户服务中心向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工作人员表示,之前ofo运营主体欠的物管费、租金等仍未结清。一直联系不上ofo方面,原来与物业对接的ofo员工都已经离职。

而提及该办公场地新入驻的企业,上述工作人员表示,新入驻的企业和ofo没有关系,具体情况不便透露。

曾多次遭受处罚

记者注意到,杭州近来正在进行一场共享单车“瘦身”运动。据杭州本地媒体《都市快报》报道,2019年4月,在杭报备共享单车总量为38.8万辆,相比2018年同期减少了约50%,相比2017年同期减少了近60%。

事实上,早在2017年9月,杭州就制定了《杭州市关于促进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规范发展的指导意见》来限制共享单车的无序投放。

2018年,杭州市共开展了三次减量工作,共享单车总量由2018年年初的88.27万辆减少到2018年年末的39万辆。

自2018年以来,作为众多共享单车的其中一员,ofo在杭州的生存状态并不乐观。启信宝数据显示,2018年,东峡大通杭州分公司涉嫌擅自占用城市道路,先后被西湖区城管执法局、江干区城管执法局多次行政处罚。2018年11月15日,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列入经营异常。

2019年4月,杭州市余杭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对ofo杭州运营主体下发了行政处罚通知书。据公告内容,东峡大通杭州分公司在杭州市一街道上堆放ofo共享单车1763辆,涉嫌占道堆放ofo共享单车未经相关部门审批许可。

杭州市余杭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要求东峡大通杭州分公司自公告发布60天内,到杭州市余杭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直属中队接受调查处理。

7月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杭州市余杭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经手此事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公示期基本已经到期了,东峡大通杭州分公司并未接受调查处理。



责任编辑:郑伊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