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极速大发快3
当前位置:极速大发快3> 要闻>> 高端访谈>正文内容
  • 陆奇在离开百度的360天里 加入YC 目标——人工智能时代
  • 2019年06月27日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导读:陆奇从百度集团总裁兼COO的位置出走正好一年。失去陆奇一年后的百度仍在努力转型。除了高管震荡不止,业绩表现也面临较大压力。2018年的百度市值一度超过900亿美元,而截至2019年6月21日,百度市值为408亿美元。百度也经历了上市以来的首次季度亏损,2019年第一季度,百度亏损3.27亿元。

IMG_4722

头图来源|被访者

5月中旬,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展示中心的功能厅内,700多人的会场有些嘈杂,他们中很多是创业者或者互联网从业者,其中有些人是专程从外地赶来。一个穿着T恤、牛仔裤,体型精瘦的人出现在舞台上,并将手中拎着的深色外套和黑色背包扔在舞台一旁。

这是一个很程序员的出场方式。嘈杂的会场顿时安静。

如此井然有序与舞台中间的那个人有关,他叫陆奇。陆奇被视为“互联网圈大神”,他曾是微软执行副总裁、雅虎执行副总裁,是至今为止在美国科技公司中做到最高职位的华人。

此时,陆奇从百度集团总裁兼COO的位置出走正好一年。失去陆奇一年后的百度仍在努力转型。除了高管震荡不止,业绩表现也面临较大压力。2018年的百度市值一度超过900亿美元,而截至2019年6月21日,百度市值为408亿美元。百度也经历了上市以来的首次季度亏损,2019年第一季度,百度亏损3.27亿元。

从百度离开后,陆奇加入美国创业孵化器YC,成为其在中国的001号员工。这是陆奇去年8月宣布加入YC后第一次如此大规模的会议。据工作人员称,这场会议的报名人数超过1000人,但最后由于场地限制,只能将300多人拒之门外。

陆奇在台上讲了一个半小时,参会者也认真听了90分钟。这看上去更像是一场互联网圈的“朝圣”。

接近陆奇的人评价他是“为这个时代而生的人”。陆奇生于60年代,正好经历了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时期。如今,AI技术变革正当其时,其产生的机会将远大于移动互联网。

YC不想错过陆奇,陆奇不想错过下一个新时代——人工智能时代。YC或许是他参与这个时代大潮的新尝试。

58岁的陆奇,大部分职业生涯都在做职业经理人,如今却要开始一段类似创业的奇妙旅途。

AI信仰

三顾茅庐,用在YC邀请陆奇的曲折经历中再恰当不过。

1998年,YC创始人Paul Graham因为创建的公司Viaweb被雅虎收购而加入了雅虎,而陆奇也差不多是同一时间加入。2005年Paul从雅虎出来后想要创建一个孵化器,并力邀陆奇加入,但陆奇婉拒,不过他在其中也帮了不少忙。Paul Graham担任YC的CEO 9年,没有放弃邀请陆奇加入,担任YC的技术合伙人。2014年,Sam Altman接任Paul担任YC CEO之后,也多次力邀,包括陆奇从微软离职,加入百度之前,这种说服一直没有停止。

但对于陆奇来说,他心底仍然对于AI梦念念不忘。

据媒体报道,在复旦大学毕业纪念册的临别赠言中,计算机专业出身的陆奇没有在纪念册上留下什么感人肺腑的话,而是写了一个奇怪的公式:HI=>CHB,并在公式后面写道:“人类终将使电脑智能化且使其远胜于人脑。主公不妨一效景润,或许,这颗电脑科学皇冠上的明珠非君莫属”。

截至今年3月,人工智能领域已经有32家独角兽公司,人脸识别、语音识别已经应用在工业、商业领域,但是在1987年的中国,很少有人听过“人工智能”这个词,而在美国,当时的人工智能还停留在实验室阶段。

但那时陆奇或许就隐约感觉到,AI将彻底改变人类的生活,而这样一个信念也一直贯穿在陆奇的职业生涯中,并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他之后职业生涯的每一个关键节点。

人工智能的基础是数据,数据越多,机器会被训练得越智能。而对于每秒产生大量数据的搜索应用,是训练和应用人工智能技术的最佳场所。

据微软前高管介绍,当时陆奇负责的搜索业务很早就开始应用相关的人工智能技术进行搜索。微软小冰是微软旗下更为人所知的人工智能应用,通过它实现了人机语音交互,就是通常意义的聊天机器人。

上述高管回忆称,最初微软小冰的想法是微软Bing搜索中国负责人李笛提出的,并给陆奇进行了演示,陆奇看到后很喜欢,将其作为公司的战略级产品,支持其继续做下去。“技术的造诣、商业的敏感性、综合的管理能力,能达到这三项的国内人士很少,但是陆奇是一个。”上述人士表示。

之后微软小冰不断迭代升级,在微软内部的重要性越来越高,李笛也被提升为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副院长,然而陆奇却从微软离职了。

消息一传开,陆奇就收到了许多互联网公司的橄榄枝,其中就包括百度和YC。2016年的百度因为医疗广告等舆论危机,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急需战略转型,AI被看作是百度的未来方向。一直关注AI领域的陆奇对于参与百度的AI战略转型更为感兴趣。无奈Sam又一次被婉拒了。

在接受李彦宏邀请不久,陆奇就和其共同提出了“All in AI”的战略。在百度,陆奇延续了其在微软的“对话即平台”的理念,同时更进一步认识到,未来AI领域的入口是对话,而智能终端则是承载对话的入口。

上述人士回忆称,当时陆奇看到了亚马逊推出的智能音箱Echo,就曾和他私下表示,一定要推出智能终端,这样AI更容易普及,否则很容易被“比下去”。

担任百度总裁兼COO没多久,陆奇就新组建了智能驾驶事业群、智能生活事业群和AI技术平台系。不过一年零四个月后,由于种种原因,陆奇离开了百度。正当外界猜测陆奇会去哪家互联网巨头公司时,却传来了陆奇加入YC、出任YC中国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的消息。

YC中国COO栾运明认为,对于陆奇来说,他已经做到了华人在互联网领域的最高职位,再继续做大公司运营管理的工作,对他来说没有太大意义,他的新选择更多会从社会意义层面去考虑。

陆奇将这次选择总结为天时、地利、人和。通过YC平台,参与技术驱动创新浪潮,同时又参与到中国成为创新大国的过程中,此为天时;可以兼顾家庭,来回于中美之间,此为地利;和YC两位创始人之间的友情,以及过去在美国科技圈所积累的人脉,此为人和。

Paul和Sam或许不懂得天时地利人和背后的奥妙,但是不管怎么说,这对他们算得上是激动人心的好消息——YC终于等到了陆奇的加入。

自我要求

相比于2013年就设立大中华区的美国创业加速器500 Startups,YC在中国建立事业部的时间更晚。

早在2016年,YC兼职合伙人Adora和首席运营官Qasar Youris就曾来中国考察过,那时双创正火,中国巨大的市场潜力和创新氛围让人印象深刻,但是中国市场竞争环境又与其他市场存在着某种程度的割裂,这种特殊性也让YC加速的1900家企业中,中国创业者占比较少,成功者更是寥寥。因此中国一直是YC想要开拓的市场,然而苦于没有找到合适的中国合伙人,YC中国迟迟没有设立。

栾运明称,YC是一家服务型公司,对合伙人的要求很高。同时,YC成立与技术浪潮的兴起也有密切联系。YC最初在美国成立时,正是“软件吞噬世界”的互联网技术飞速发展之时,成立的14年时间里,共孵化了超过1900家公司,诞生了Dropbox、Airbnb等公司。“一方面他必须要跟美国总部的人有很强的信任关系,总部能够非常信任和授权他来做这个事情。另一方面这个人本身要在科技领域很资深,能把这个事张罗起来。”陆奇始终是第一顺位的人。

陆奇对投资这件事情也并不生疏。在微软担任执行副总裁时,他每个月至少有两个周末会专程从微软总部所在地雷德蒙德市飞到硅谷,去见不同的创业团队,和他们沟通。除了对微软可能战略投资的项目进行考察,陆奇也希望借此保持自己对市场新兴事物的洞察力。这是他对自己的一个要求,这个习惯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

陆奇和吕骋的相识过程与之类似。rctstudio联合创始人马欣洁(曾跟吕骋共事过)回忆称,那时吕骋还在硅谷创业,做下一代操作系统,在朋友的介绍下,他给陆奇发了一封邮件,介绍当时正在做的项目,并寻求陆奇的意见。陆奇看到后很兴奋,直接约吕骋周六见面。某个周六,吕骋在陆奇办公室的黑板前涂了画,画了涂,讨论下一代操作系统的未来发展。

实际上,陆奇在雅虎的时候就参与了很多投融资项目,在微软时每年也会进行投资收购,微软风投也是陆奇当时发起成立的。

今年春节,当还在美团的栾运明询问陆奇是否需要帮忙时,才发现YC中国团队还没有开始搭建,陆奇花了半年的时间去美国学习YC的整套系统,跟着参与了YC 2019年冬令营的整个过程。“这就是他做事的方式,非常踏实。”栾运明说。

“中国技术创新的机会马上就到了。”和栾运明见面时,陆奇兴奋地说。他邀请栾运明加入,一起为中国的创业生态贡献价值。“当我们做了一些讨论以后,马上就义无反顾了,觉得这就是我们未来的方向,必须得抓住这样的机会。”栾运明说,最终打动他的是陆奇的vision和人格魅力。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陆奇离开微软时,微软的同事都穿上了印有“我们曾跟陆奇共事过,你呢”标语的T恤,其人格魅力可见一斑。

上述微软前高管认为陆奇是一个正派的人,从不拉帮结派,而且为人低调,技术很好,“微软的很多高管有时候讲话很煽情,但是讲半天没讲到技术关键点。陆奇不太一样”。

在YC中国搭建团队上,陆奇也会亲力亲为。目前YC中国负责运营的董科含是陆奇从上千封邮件中筛选出来的。董科含是90后,曾有过2次创业经历。这符合陆奇最初的设想,YC中国团队年龄层需要覆盖60后、70后、80后、90后。

据跟陆奇共事过的人称,陆奇会回复收到的每一封邮件,不管自己是否认识发邮件方。这是他一贯的工作习惯。在最近一次YC创业营的聚餐上,YC一位合伙人调侃说,他的邮件是一天一看,而陆奇是每分钟都要看。

从空降兵到创业者

从百度离开后,陆奇依然住在之前住的一处酒店公寓里,依然保持着每天4点起床跑步5公里的习惯,依旧忙碌,仿佛一切都没有变。但某种程度上,陆奇的职业角色已经变了。

除了最早在雅虎工作的经历,陆奇在微软、百度扮演更多的是空降兵的角色。作为空降兵的最大挑战在于,如何打破僵局,树立威信,获得员工信任。

陆奇当时是微软少见的空降高管。上述微软前高管回忆称,有段时间,微软搜索广告产品做得不好,而当时谷歌已经占到75%以上的市场份额。在陆奇负责搜索广告业务之前,比尔·盖茨曾派他的一个助手来管理该部门。当时搜索与广告业务部门被一些中庸、销售背景的人控制,这名助理管理2年下来,并没有得到员工的信服,更多时候传达的信息会被过滤掉,改革措施没有得到有效执行,微软的搜索广告业务那段时间没有太大起色。

陆奇接管后,开始潜移默化地进行改革。首先,他梳理流程,改善产品,通过和雅虎达成协议等方式,5年时间将搜索业务在美国市场的市场份额从不到7%提高到18.6%。等到搜索和广告业务有了起色、自己在团队内部树立起威信之后,陆奇再将其认为比较精干的人分派到下面各个部门去管理,逐步改变了过去的情况。

“空降兵”陆奇的加入,也为百度带来了改变。“陆奇给一线员工的感觉是,他是和我们站在一起的。”一位百度内部员工称。来百度后,他首先重新划分了组织架构,并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改变百度过去的工程师文化,变成以用户为核心的文化。

“简单搜索”就是陆奇的一次口碑实验。简单搜索是一个搜索应用,和百度搜索的区别在于没有任何广告搜索,也不负担盈利的要求。上述百度员工表示,陆奇希望百度能有一款技术和服务都很好、完全从用户角度考虑的产品,帮助百度将口碑拉回来。

此外,陆奇在百度内部推行了新风会,每月一次,直面员工的问题。“哪怕问题再尖锐,他都会正面地回答。”这也帮助员工鼓足干劲。

在一次沟通会上,有员工提出公司配备的128G的电脑硬盘对于程序员来说已经不够了,现在普遍都是256G的了。陆奇爽快答应解决,很快员工用的电脑都统一换成了256G硬盘。“他的想法很简单直接,确实带来了不一样的风气。”上述百度员工说。

但要推动百度的转型,这些显然还不够。

对于在中国工作时间2年的陆奇来说,始终要面对的问题是如何接地气。“国内很多人做事情,明面上的规则、潜规则什么都要看明白。陆奇不一定有足够的时间看明白,这对他来说会是一个挑战。”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离开百度,意味着陆奇的空降兵身份结束,在YC中国,陆奇更像一个创业者。

YC中国脱胎于YC,具有外资的企业文化,是陆奇过去熟悉的工作环境。另一方面,陆奇拥有更多自主权,且YC中国是YC第一个海外业务拓展团队,并没有可以参考的范本,本土化是陆奇和团队要面对的问题。

陆奇在最近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提到了本土化的一些措施。YC原来是以15万美元换取创业公司7%的股份,在YC中国,这一额度变成投资20万美元换取5%的股份。创业者可以选择美元或者人民币。在申请渠道上,YC中国也上线了本地化的平台和招募渠道。

“最为关键的是,要以中国本地化的视角和对当地环境的理解去筛选项目。”栾运明称。

今年年初,作为YC中国第一批过渡期的孵化项目,rct studio、句子互动(原“桔子互动”)、萌动等6家公司幸运地获得了来自中国导师的见面机会。陆奇请来了宝宝树创始人王怀南、拼多多创始人黄铮、Petuum创始人邢波作为YC中国第一批兼职合伙人和导师。其中前两者都有着丰富的本土市场作战经验,为YC中国增加了本土化的视野。

一般YC美国会将创业者跟导师的Office hour(面谈时间)控制在一个小时,而句子互动创始人李佳芮记忆深刻的是,在中国,创业团队和中国导师的Office hour时间会更长,自己曾跟王怀南和黄铮聊了整个下午。李佳芮对于王怀南提到的企业文化,以及招聘来的人会影响之后招聘来的人的观点感触颇深。

rct studio联合创始人吴显昆谈到,那时候团队正在纠结是做To B还是To C业务,而在商业模式上有独到见解的黄铮给了很多有益建议。

Paul曾写过很多关于创业的建议,其中一条是要求创业者不要使用共享办公空间,必须有自己的办公空间。有意思的是,刚成立的YC中国的办公地点就选在了北京上地数字传媒大厦的WeWork内,这或许是YC中国本土化的一小步。

YC中国正式的第一批本土化项目将于6月底截止报名,并在8月中旬开始为期三个月的创业营。对于陆奇和YC中国来说,本土化考验才正式开始。



责任编辑:郑伊丹